13年堅持,他讓中國汽車開始與特斯拉同台競技!

文章來源:盛景網聯    發布時間:2016年06月

汽車是大家很熟悉又很神秘的東西,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但是到底怎麽造車呢,卻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今天的盛景九周年總裁年會上,我很高興和大家分享一下長城華冠團隊的造車之夢、一個中國汽車業創新型企業的造車之夢!


分享人

陸群:長城華冠董事長




長城華冠成立于2003年9月份,到今年已經是13個年頭,創始團隊今天都還在。我們這個創始團隊當年在創業之前,就是一起共事過十幾、二十年的同事,在共事的過程中,慢慢的大浪淘沙,凝結下了有共同的價值觀、共同的理念,而且是有夢想、有能力的人,最後團結在一起,開始出來一起創業。


後來,各類人才不斷地加入進來,包括國際背景的、財務背景的等等,我們團隊也隨著長城華冠事業的成長而進一步成長,尤其是合夥人團隊,帶領著整個公司不斷往前走,越來越高端,越來越豐滿,這就是我們的創業史。



10年創業1.0版本,從整車設計到第一款概念車展出




2003-2012年,大約將近十年的時間裏,長城華冠走過了一個曆程,從一個初創的企業,變成業內領先的、被尊重的一個汽車設計、研發、服務供應商,我們把這個曆程稱之爲華冠1.0的階段。


2004年的時候,長城華冠引進了戰略投資人——湖南長豐集團,成爲我們的控股大股東。


2005年,我們開始做了很多汽車整車設計,當時有很標志性的設計,比如給中國航天員設計出艙的宇航服,這也代表了他們對我們技術能力的認可。


2006年,我們開始給中國的軍方做軍用車輛的設計,軍方對技術、質量水准是要求最高的。


到2007年的時候,我們已經開發出完全達到歐洲NCAP最高水准的車型,後來我們拿到的報告是四星,我們也是唯一的一個中國設計公司。


到2008年的時候,我們在北京車展上推出了一款概念跑車,叫做天蠍跑車。到2010年,我們開始成立了電動車事業部。今天的電動汽車、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爲行業裏邊的熱門話題,也是被資本追捧的一個主題。但是在2010年的時候,這還是一個很不起眼的話題。而在那個時候,我們就看到:這是一個行業的發展趨勢。


盛景有一句話:只有創新,才能夠穿越發展的周期,只有看到這個趨勢才能走向藍海。在那個時候,我們就已經看到電動汽車將會成爲新能源汽車的一個最重要的、或者是根本性的技術路徑。所以2010年我們成立電動車事業部,開始做一些電動車整車的研發,並爲行業包括國內國外的汽車行業做整車的電動汽車的設計、開發、改造的設計方案,最初的客戶是給自主品牌,包括吉利、奇瑞、一汽、東風這樣的企業做汽車整車設計的研發。


2011年的時候,跨國公司品牌也在思考怎麽更有效地在中國市場上建立自己的品牌,或品牌組合,從而形成産品競爭力。這個時候,長城華冠出手了。大家知道,合資企業的技術背景、技術標准、質量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這個時候也就標志著我們開始從僅向本土公司提供服務,轉向爲跨國公司服務,這也是我們走向國際化的一個重要標志。


2012年,我們在北京國際車展上第一次推出了電動汽車的概念車,叫做紅蠍。但是在當時的車展上,基本上沒有看到對這件事的報道。因爲當時大家根本不知道這家公司在幹什麽,根本不知道這家公司爲什麽要搞這樣一個電動車擺在這兒?對于長城華冠到底是個什麽公司,也搞不清楚。但實際上,我們是在一步一步向前走的。



資本助推2.0版本,從概念車到嘗試量産之路

走過了華冠1.0階段後,我們進入了華冠2.0階段。在2012年,長城華冠做了一次非常重大的轉型,從而插上了更強壯的翅膀,有了更大的騰飛。


在這一年,我們完成了一次重組。在華冠1.0階段曾經給過我們非常多支持的第一個戰略型投資人長豐集團從長城華冠退出,長城華冠重新回歸成爲一個由全體團隊百分之百持有的一個創新型企業。


這應該是再次創業,但這次跟2003年完全不一樣。在這個時候,長城華冠在行業裏已經有一定的領導地位,我們的軟硬件設施都已經達到行業內的領先地位。從此,長城華冠開始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長城華冠成爲全中國第一家、或者是唯一一家能夠拿到歐洲E-NCAP四星安全車型設計的公司,長城華冠是中國唯一一家給合資企業、給跨國公司做品牌開發整車項目的一個項目公司,也是唯一一家給中國軍方提供高標准、高可靠性、高質量的車型開發技術服務的供應商。在中國的絕大多數知名的自主品牌的車廠,或者大型的汽車企業,全部都是長城華冠服務的客戶。


長期的技術積累和實踐,使得我們具有了完整的核心技術儲備,也爲華冠2.0的發展,就是純電動汽車、前途汽車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014年,在盛景的主持和幫助下,我們完成了第一輪融資。那個時候,公司的估值還不是很高。但是,那一年,長城華冠已經推出了真正的概念版的前途汽車。同年,長城華冠在新三板挂牌,成爲新能源汽車新三板的第一股。2015年,我們在上海國際車展上進一步亮相。


2016年也就是今年,我們在蘇州的生産基地開始破土動工,整個車型設計基本完成第一輪,已經開始正式申請國家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産的資質,一些大型的零部件供應商都成爲了我們的戰略合作夥伴。



驚豔亮相國際車展,與特斯拉同台競技

長城華冠與資本市場的對接,其實是基于我們的技術、研發以及具體的工作。其實,我們的整車進行了大量的、艱苦的設計、測試、驗證,也經曆了大量的發現問題,改進問題,完善設計等一系列的過程。


在經過這樣的一些測試之後,我們開始策劃品牌拓展。在2015年,我們的概念車在上海國際車展上亮相。有意思的是,在這次車展上,我不知道是主辦方的有意還是巧合,正好把我們的車放在了豪車館,旁邊是蘭博基尼、法拉利、勞斯萊斯,我們的邊上是特斯拉。在這個展場上,所有人都不相信這是一個中國品牌。在這次車展上,我們沒有做任何的人爲的媒體策劃,完全是靠自然點擊率,在9天的時間裏面達到1700萬,形成了一個很大的轟動。


在剛剛結束的2016年北京國際車展上,長城華冠正式的全面的以“前途汽車”這樣一個品牌亮相。這次也很有意思,車展主辦方把我們安排在和雷克薩斯、英菲尼迪、樂視和法拉利在同一個展館。我們展示了敞篷版的車型,整個展場的設計也是追求中國品牌的一個調性。不僅是我們展示車,而且我們還讓客戶近距離接觸車,獲得了消費者直接的大量的首肯。


在這樣一個車型的展示之後,我們看到百度指數有一個統計:從2016年4月3號到5月2號的一個月時間裏面,就是車展期間的一個月時間裏,“前途汽車”的百度指數比上一個月同比同期增長119%,比去年同期增長49%。


與此同時,我們也開始紮紮實實地落地。我們在蘇州的生産基地,在今年春節之後開始奠基,現在正在建設之中,計劃到今年年底開始試生産。這個位于蘇州市高新區的電動汽車和整車工廠,在今天的全中國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爲在這裏面,沒有鋼板焊接的工序,但是增加了碳纖維和符合材料制件的工序,增加了鋁合金制件和焊接的工序,也是最高的環保要求的噴塗,這是一個超越了過去汽車産業、超越了傳統能源汽車的工藝。可以說,我們是獨一無二的創新性的企業。



“對科技的信仰,對創新的沖動”


在聽了盛景的課後,我們對重資産這塊非常小心,但我們還是要投入一定的資金做這樣一個示範工廠,把它做出來,而不是用純代工,或者類似的輕資産的模式。這是因爲在今天,在未來新能源汽車、電動汽車這樣一個新的行業裏面,還沒有人能夠給我們代工,還沒有適合新能源汽車這樣新材料、新結構、新工藝的工廠,以及這樣的制造能力。因此,我們要在這個上面走出一條路來。我們的示範工廠在做成、掌握那些功耗以後,就可以用相對簡單、低成本的、輕資産的方式去做它的複制,甚至與行業裏面進行很多的服務和引領。


汽車由上萬個零件組成,大量部件的質量、可靠性都需要幾百家有水平的供應商幫我們做,一起來開發車型和後續系列的車型。所以在這個上面,我們不能有任何的閃失。舉個例子,我們跟德國的博世簽署戰略協議,作爲我們的底盤性能系統的戰略供應商;而法國的埃馳作爲我們儀表盤的供應商。包括電池系統、電池芯,都是重要品牌供應商在給我們做,以保證我們的車不僅設計的漂亮,展示的漂亮,而且真正在量産的時候還能夠造的很漂亮,用的時候能夠非常的耐用,開起來非常的有價值。


我們對自己的承諾叫做:“對科技的信仰,對創新的沖動”,這是長城華冠一直堅持不懈的,今後一定還會持續的堅持下去!





【 現 場 對 話】



盛景學員提問:在這個行業裏面,特斯拉是比較領先的,而且市場占有率比較高。華冠作爲中國電動車的龍頭,我們用什麽樣的商業模式和他們競爭?


陸群:一說到電動汽車,就繞不開特斯拉的話題,特斯拉是非常有曆史價值、曆史裏程碑的這樣一個企業和品牌。他第一次讓人們相信:一個汽車廠僅僅靠純電動汽車就可以真的在這個市場上存活,在這個行業裏面領先。


然而,在特斯拉之前,誰也不相信這個事。大家都覺得這僅僅是靠電動汽車是沒有辦法存活的,但是特斯拉做到了。所以,這也是給整個全世界在這個行業裏的很大的鼓舞。對我們來說,特斯拉也是我們持續學習的榜樣。說到具體的商業模式和技術創新,其實我們在它好的地方要不斷的學習,但是在很多的地方,我們並不是簡單的去模仿它,其實我們是在超越它。


特斯拉在技術上,有它領先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從我們專業的角度看起來,並不是那麽最好的、最合理的設計。比如,它把電池平鋪在地板下面,對于我們搞車的來說特別不容易理解,因爲增加了不安全性。再比如,在這樣一個輕量化要求很高的未來産業裏面, 特斯拉並沒有大規模的應用複合材料碳纖維,僅僅用了鋁合金的車身;此外,特斯拉用的電池,在我們看來也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特斯拉現在在美國的高速公路去做超級充電站,其實在我看來非常像盛景講的類房地産模式,是一種重模式。這樣的模式如果在中國,未必就能成功,我們要在中國探索出一些新的模式來。


另外,我們的輕量化技術,在工藝方面很大程度上跟它也不完全是一樣的。特斯拉在這裏面有它創新的地方,但也有它局限的地方,包括技術局限,包括制造的局限,因爲它的制造其實是買了一個豐田的廢棄的工廠做的改造,所以並不是一個完全全新的結構。

       

盛景學員提問:前幾天跟中國新材料協會交流,他們在研發釩動力電池,而且已經成熟了,這個技術成熟以後應該會使電動車的續航能力達到一千公裏,而且充電時間會縮減到10分鍾之內,這會給你插上翅膀。


陸群:在釩動力電池方面,我們一直在持續關注。目前爲止,锂離子電池現在作爲車用動力電池,還是到目前爲止是一個主流。當然,我們會關注新的技術。釩動力電池是一個換料的問題。    


盛景學員提問:您既是設計,還有零部件制造,還有整車,那麽您的制造零部件跟整車、零部件會不會賣到您的競爭對手手裏?您要做整車還是做零部件呢?因爲這是一個很難講的問題,可能您的競爭對手不會買您的零部件。我有點困惑,您怎麽平衡這個問題?


陸群:這是一個我們經常被問到的話題。如果說,傳統汽車屬于前面的那個舊時代,那麽,今天的新時代,我們叫做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時代。這兩種思維方式有著重要的差別,一個是封閉的,一個是開放的,一個是所有東西都要自己封閉起來,一個是大家共贏,這正是傳統制造業的人應該敞開心扉改變觀念的地方。


我們看到:很多互聯網企業,包括蘋果和三星在競爭,但蘋果也在買三星的芯片,其實這裏面應該是開放的。對于我們,願意把最好的技術和最好的部件提供給競爭對手使用,因爲你不會阻礙人家的進步,不會阻礙行業的進步,我們只能更積極的參與到這個行業的進步中去,我們只有參與進來,我們的技術才能持續進步,持續領先,我們的部件才能持續先進,這個不僅是利他的,也是利我的。至于人家會不會買我們的東西,會不會覺得是競爭的關系?我覺得也沒有關系,如果能買到跟我一樣,或者比我更好的東西,他一定會去買。所以在這個層面,大家應該有一個更開放的心胸,真正以性價比、以技術做出判斷。其實,汽車行業裏面還是有很好的先例的。比如在德國,保時捷汽車其實還有一個保時捷設計,給全世界所有的車廠做整車的設計。


在未來這樣一個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新時代,制造業的形態會發生變化,汽車再加上新能源汽車,産業門檻會變得更平。在這裏面,汽車産業不會是像過去那樣小而全、大而全的一個一個孤島,一個一個壁壘,而是一個開放的共享時代!這也是我對未來汽車行業的判斷。